KANI

风吹散了月亮

【爆轰】晚风,星月与你||底特律paro(3)

3.

这篇是日常!
流水账警告



爆豪心不在焉地翻过手中书本的一页,目光扫过几行实在没了兴致再看就把一旁的书签夹进去,将书放在一边。即使在这个科技发达的年代,杂志都可以是触屏的,爆豪还是喜欢看最原始的纸质的书。就像即使有仿生人去弹钢琴,但还是得不到太多人类的认可。爆豪胜己并不担心自己有一天会被取代。

而今天没有任何事情打扰他的清闲。

屋内有恒温系统,温度是刚刚好的21.6℃,爆豪看了眼时间站起身,走向厨房。

轰焦冻正在做饭。爆豪不允许他穿仿生人的制服,他给轰准备了一个衣柜的衣服,从春到冬,轰焦冻可以从它的系统中搜集资料来自行搭配这些衣服。它今天穿着棉质的衬衫和薄毛衣,为了防止溅上油点套了件围裙。爆豪就靠在门边看他,轰焦冻察觉到它的主人,额角的蓝圈转了转,侧过脸向爆豪道了声中午好。

它在可触屏的桌面上调好了温度,将锅放上去。爆豪没有再打算闲着,上前问它做了什么。

“荞麦面。” 轰焦冻将细细的面条装进漏勺,伸进了水已经沸腾的锅里。

“……” 爆豪有些无奈,他的仿生人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就是喜欢给他做荞麦面吃。他琢磨着是不是当时生产的时候就给它多写了几条“荞麦面”的代码,在轰焦冻一次次自己系统检测并告诉他没有问题后,他确信了,这就是这个半边混蛋的个人喜好而已。他倒也不是说不爱吃,他的仿生人不管做什么都好吃,爆豪跟它说他比较喜欢吃辣,结果轰焦冻十分贴心地在他的荞麦面上撒了辣椒面。

那就没有什么帮忙的必要了,这种食物需要的时间本来就很少,他坐在餐桌前没有太久,轰焦冻便端着餐具走过来。

“每日干辣椒的摄入量在10克左右最好,超标了对您的身体并不好。”

爆豪这才看见它脚上的那双毛绒绒的兔子拖鞋。好吧,他是看不懂仿生人的审美了。


下午的时候天上飘了点雪花,落到地上又不见踪迹。爆豪坐在落地窗前继续翻他的书,仿生人则在洗衣房将衣服整理好,甚至还要按颜色分类一下,再放进不同的洗衣机中。启动后声响微弱的不可察觉。它回到客厅,将留声机的唱针缓缓放至唱片上,这是爆豪从拍卖会上淘来的老家伙,嗞嗞两声后乐声悠悠传来。

“今天的温度是-7至5摄氏度,湿度百分之63,雨夹雪将会持续到夜晚。要来杯红茶吗?” 轰走到爆豪身后,见他盯着外面落下的雪花正发呆,便微微阖眸搜索了今日的天气讯息。

“当然。”

他看着轰焦冻的身影从玻璃倒影上消失,一会便端着茶壶和茶具回到这里,爆豪伸手帮着接过,将精巧的瓷质茶杯搁在桌面上,倒上四分之三热气腾腾的红茶,接着轰又去一侧为爆豪熨那件深灰色的西装。

爆豪习惯于冬天的红茶和夏天的绿茶,也只习惯于轰焦冻给他泡的茶,他去宴会上只会喝两小杯香槟,因为那里的茶水他实在喝不惯。男人修长手指搭在桌沿轻轻敲着桌面,茶杯中飘出的袅袅热气交织纠缠编出一段乐曲,他有些讶异突如其来的灵感,从一旁的书堆中抽出一张纸,草草地记录了这一小段旋律。

“您看起来很开心,爆豪。”刚刚收好那套西装的轰焦冻已经坐在他对面,从爆豪最开始看的书下抽出另一本红皮封面的书,随手打开一页翻看起来。

“瓶颈很久了,这次我认为会出一首好曲子。”

“每一首都是。” 轰焦冻对着他露出一个微笑,视线再度转回手中书本。

而爆豪注意到它足足有十分钟没有翻过页——因为客厅除了不算太响的交响乐,便安静的很。它的视线甚至没有转移过,盯着那一小段皱起了眉头。他以为那个仿生人出了什么毛病,正要询问,可它突然抬起头,有些犹豫地与爆豪对上视线,又垂下眼皮,指腹抚过那行温情的言语,继而将书本反过来盖在桌面上,以茶凉了的借口端走茶壶,没有让爆豪问出口。


当天完全黑下来许久后,爆豪从他的钢琴前起身去了书房,拿起那张记录了灵感的草纸,纸上一个晚上的时间便被写满,以及大大小小修改的痕迹,说起来,从下午轰焦冻去说它泡茶后,他便没再看见过那个红白脑袋。紧接着爆豪就听见微弱的钢琴声,他把钢笔收好,循声而去。

轰焦冻试探性地按下几个音节,爆豪早就许可它随意碰他的钢琴,可他几个星期了还是没有完成指令。它的脑中只有已经编排好的乐谱,它尝试过完全只凭自己的意识去按下琴键,却还是从各种原有的乐谱中分离拼凑而成。它自生产以来第一次有了挫败感。爆豪胜己站在它旁边目睹这一切,漫长的沉默后开口。

“音乐是需要感情的。”

“人类的感情吗?抱歉,我的模组中没有这个词的存在。”轰焦冻将双手从琴键上收回,放在自己双膝上,姿势很是乖巧。它突然想起那本红色封皮的书中那个温柔而陌生的词语,忍不住与爆豪所说的感情连上线。

“喜欢……是什么意思?”柔软的头发服服帖帖地趴在额上,它看向爆豪胜己,稍稍歪头的同时发丝随着动作晃了晃。

爆豪怔住了,他没有想到轰焦冻会突然来这么一句。他盯着仿生人与人类一般无二的脸庞,那颗狂热且淡漠的最深处心房沉寂许久,却隐隐有着复苏的征兆,他从未将轰焦冻只当做一个机器而已,这样的问题倏忽点燃那被他似有意似无意掩埋起来的不切实际的念头,在他自己都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存在已久。

空气沉寂的甚至有些粘稠,悄然浮现的是爆豪从未感受过的情绪,如同电流自胸口龟裂般蔓延全身。

双方的视线僵持了很久,直到轰焦冻默默收回目光。爆豪胜己觉得自己不对劲,很不对劲。

但他最终选择了掩藏与回避。

【爆轰】晚风,星月与你||底特律paro[2]


2.




11月28日

爆豪胜己这天的早上是近几年来的最糟糕,仿生人轰焦冻从来不会打扰他的睡眠,不论任何事。他是被上鸣电气没完没了的电话吵的不行,对方一定要他亲自去一趟。于是爆豪从床上起来,他很久没这么早起过了,连轰焦冻都惊讶地询问他,然后去为他准备早餐。

他的住处离上鸣的工作点不算太远,四十分钟的路程,如果从那里斜穿小路只用再行驶十分钟就可以进入市区。爆豪的住处只是偏,不算离市中心特别远,不过这并不能成为可以随便麻烦他的理由。


“电台?”

“是的,仿生人担任电台主播,这还是第一次。” 上鸣电气翻阅着手里的文件,突然抬头冲着爆豪露出一个傻气十足的笑,“不过上司还是不放心,让我和她一起。”

他的高中同学自那次毕业会后便许久未见了,他与上鸣和切岛的铁三角关系还维持着,切岛在警局比较忙,但上鸣电气这张脸他倒是一点都不觉想念,隔三差五两人就会碰面,他几年前突然抛下好好的高薪警探不做,重操起高一时广播站站长的旧业去了电台,现在倒也是小有名气。一旁整理文件的女性仿生人瞥了上鸣一眼,头上的灯闪了两下,她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轻哼,转身走出录音室。爆豪有些诧异地挑了挑眉角,看向他的旧友。

“她总是这样,有时候还不听我的指令。” 上鸣无奈地撇撇嘴。“耳郎响香,她的名字。”

“…我已经能够预想你那蠢爆了的车祸场面了,所以,费这么大功夫叫我来是做什么?”

上鸣双手合十,做了个表示抱歉的动作:“上次宴会的事,对不住!” 他抬眼看了看爆豪的反应,有些犹豫着开口。“这次还是想找你帮忙,这个节目只是在测试阶段——还是夜间档,你明白的,我要拿出成绩。”

爆豪了然, 对于好友择业的问题他虽然好奇但并没有多问,他们比谁都要明白,对方决定的事就没有改变的余地。上鸣的请求很明显,需要他的曲子。爆豪从来不用愁所谓经济来源,从他住的那座豪宅就能看出,再来他与上鸣的关系也足够好,于是在他拔高了声调的一顿臭骂之后,欣然接受。

今天的天气很好,没有几片云荡在天上,阳光就毫无阻拦地照进屋内, 透过窗台上那盆小白菊的间隙,地板上光点斑斑驳驳。

“我会直接给你发邮件,我接受可不代表着我会天天大晚上出门。”爆豪整理了下衣物站起身,他看了眼窗台上的花,手搭上门把。

“等等…!” 上鸣想起什么,翻翻手旁书桌上的杂七杂八,又摸了把外套侧边的口袋,最后在裤兜里找到一张折了个角的名片递给爆豪。

“如果…遇见切岛的话,帮我问个好。”


爆豪难得不是为表演或是那些无聊的应酬出来一趟,他没有过早地把自己放回去,就着电台所在的这条商业街闲逛了起来,虽然不比市区的繁华,不过也五脏俱全。他又想起那张名片,上鸣和切岛毕业后都去了警局,上鸣突然离开的那天,他与切岛的矛盾就开始了,两人小孩子一般谁也不理谁了好几年,不过最终还是上鸣先沉不住气了。

“自己去解释啊,白痴脸。”
爆豪颇有些无奈地自言自语了一句,他手里拎着几袋东西,往先前停车的位置,几朵小白菊又闯入他视线,路边花店的门口花架上摆着几盆,从来不养这些东西的爆豪这次却鬼使神差地凑过去。店主不在,只有一个仿生人在看店,它见有人来便迎上去,用机械的亲切感询问他是否需要帮忙。爆豪索性连着盆一起买下,他将袋子都转移到一只手中,另一只手端着花盆,说实话,他觉得自己这模样有点蠢,但好在街上没几个人类,他倒不在意被机器人看去了。

他也说不清楚买花的原因,只是在看到窗台上的光和白菊,他好像突然看到了自己家里的轰焦冻。


爆豪胜己把车停进车库,手里拿着的东西有些麻烦但不算多,出来的时候头还磕了下车窗玻璃。他撇撇嘴有些赌气,膝盖一顶重重地关上车门。可他并没有喊轰焦冻,他不喜欢太麻烦这位仿生人先生,毕竟二十多年都自己一个人生活,一个机器家伙还能让他一夜之间成为生活残障不成?他从来都把轰焦冻当人类对待,虽然不愿意承认,他需要陪伴。

只是这位音乐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他正肩膀与手臂共用,终于是进了家门,把袋子堆在客厅,而那盆讨人厌的花在他一番合计后,决定和自己的钢琴放在一起。
爆豪才发现自己没有看到轰焦冻,虽然他没有硬性要求,但他的仿生人每次在他回来都会来门口迎接他,这次没有那颗红白的脑袋在他眼前晃悠,他去那个房间的同时下意识寻找起来。房门自动打开,他径直走向占满一整面墙的落地窗,两片纱制的窗帘没有完全拉上的中间有一个小架子,爆豪把小白菊放在上面,又用食指逗弄了下软软的花瓣,他回头,是熟悉的小小的蓝色微光。

轰焦冻趴在他的钢琴上睡着了——准确地说,是进入了待机状态,仿生人没有痛感,也不会觉得冷或热,更不会睡觉。离上次要求它弹奏已经过了一周,爆豪大致能猜到他不在家时这个小机器人在做什么,为了完成指令真是有够努力。

它枕着自己的手臂露出了侧脸,嘴微微张开了一点,发丝因为引力贴在脸颊上,琴盖倒映出它脸庞的轮廓,后背随着脉搏处理器模拟出来的呼吸有微微的一起一伏。现在恰好是落日,轰焦冻的侧脸被罩在暖暖的光晕中,爆豪眯了眯眼,不自觉用手指贴上它的脸颊。
仿生人被这突然的接触唤醒,它从待机程序中脱离,缓缓的睁开眼,双眸被夕阳映的还带着些睡意朦胧,它用这双异眸看向爆豪胜己,笑起来。

“欢迎回来,爆豪。”

和那盆白菊一样的,柔软的触感。

【爆轰】晚风,星月与你||底特律paro[1]

私设成山
26岁知名音乐家爆x仿生人轰
如果出了bug请提醒!!
想试着表现温柔的爆豪…。
小学生文笔注意
↓↓








1.

 
  “欢迎回来,爆豪。”

  爆豪胜己五指按上安全认证装置,房门在一阵机械式地响动后打开,他迈步走进,迎上来的便是那颗熟悉到不行的红白脑袋。

   被唤作“轰焦冻”的仿生机器人上前两步,他的系统十分快速地判断出该做什么,“晚饭已经准备好了,我做了粥。”他帮着爆豪将大衣脱下挂在一边,顿了顿又开口。“爆豪忙了一天,可能会没什么胃口。”

   “你说得对。”爆豪胜己皱着的眉头就没有放松过,往餐厅走的同时他抬手扯开了领带与最上面的两个纽扣,如释重负地叹息出声。轰焦冻将椅子往后拉了下,待他的主人入座后便将提前煲好的粥端至桌上,接着后撤一步站在爆豪身后。

  餐厅的光不算太亮,轰焦冻对于自己主人的喜好了如指掌。爆豪胜己看起来情绪不好,所以这时候他一言不发, 偌大房间里只有偶尔碗筷碰撞的清脆响声。

  虽然他平时一直臭着一张脸,看谁都立着眼,但他确确实实是个喜静的人,因此也选择在这偏远的郊区买下了这座豪宅。爆豪胜己,如果有人说对这个名字很陌生,那么就连机器人都会表示不理解了。在这个高科技的时代,人与乐器之间最纯粹的声音成了稀物。八年来音乐界无数奖项被他一人包揽,琴键在他指下唱出热烈庄重的颂歌,如他本人一般激荡狂热却吸引着所有人——可以说不喜欢他的脾气,但从来没有人会不爱他的音乐。

   他刚从宴会回来,盛装出席的所谓名流推杯换盏之间掩埋多少虚情假意他无心推敲。有的宴会他确实不好推辞,这是他曾经的高中同学上鸣电气主办的,那个白痴脸现在跟自己也算同行,他举着爆豪的名号大肆宣传,因此现场有不少媒体抓住机会蜂拥而上,毕竟爆豪胜己除音乐外极少抛头露面。下次见面一定要宰了他…爆豪这么想着,被一群媒体记者围上,刺眼的闪光灯让他眯起了眼睛。如潮水般的提问奔涌着要吞噬他,但只有一个引起了他的注意。

  “如果有人质疑你的音乐风格,爆豪先生会如果回应?”
  那还用问吗。

  “拔掉他的舌头,用我的音乐。”

  周围的大小姐们红着脸,纤细的手指捂住嘴发出惊呼,镜头里的男人端着酒杯,弯着嘴角眉眼间写满了狂妄不羁。

  轰焦冻拧开水龙头,水流冲刷着残留着余温的碗筷,它的动作称不上小心翼翼,倒也没发出多大声响。关上水流才隐约听到钢琴声,是它的主人在弹琴。

  房门在他靠近后自动打开,落地窗的窗帘只闪开一条缝,今晚的月亮皎洁明亮,照得琴盖晶光闪亮,月光从缝隙中聚集投在爆豪胜己身上,硬朗的面庞前所未有的柔和,男人闭着眼,他被罩上细软的柔纱。钢琴声细腻绵长,十指抚过琴键是最相爱的恋人之间的柔言细语。轰焦冻浅浅的露出一个微笑,它看着爆豪胜己的背影,只有它知道这个小秘密,爆豪胜己只有在独自一人的时候才会弹奏这样的曲子,所有人都知道爆豪那无人能及的热烈奔放,如果这时候有人看到或是听到,绝对是要惊讶地下巴都要脱臼。仿生人思考着,这里面有种他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人类的情感真的很难搞懂。

  “喂,半边脸。” 爆豪胜己不知何时停止了弹奏,他侧过脸看向轰焦冻。

  每个仿生人的昵称都是由使用者登录的,“轰焦冻” 是爆豪胜己给予他的名字,原因是和它半白半红的模样很配,它作为rk200,是最初的原型机,功能齐全,生产出来的时候右边身体的恒温系统出了问题,只有机器冰凉的温度,左边的脸也有着丑陋的疤痕。但爆豪胜己毫不犹豫地买下了它,给它取了这个名字。可平时又经常给它取别的绰号,阴阳脸,半边脸,生气的时候还会叫它半边混蛋,轰焦冻作为仿生人,并不会觉得这些称呼存在任何侮辱性,它们的系统里被深深刻下服从两个字。但明明是自己取的,却从来不叫它的名字这方面,轰焦冻还是觉得人类真的很难懂。

  “我在,爆豪。” 它应声走上前,等待着主人的命令。爆豪胜己抬眼看了它一会,挪了挪位置,“坐下。”轰焦冻点点头,顺从地坐在他旁边,爆豪将它的手放在琴键上。

  你来试试。

  得到指令后的仿生人只有执行这一选项,轰焦冻不解为什么突然要它来演奏,但它不需要弄明白。手指微僵,随后便如同爆豪那般舞动,不管是从技巧还是其他方面,永远都是零错误率。因为它只是在机械化地完成“演奏”这一行为,设计出来为的就是不管主人想要什么,都可以完美地达成要求。爆豪胜己听着,沉吟片刻,摇了摇头打断它。

  “演奏你心中的曲子,而且,我不是叫你复制。…把眼睛闭上。” 轰焦冻看向他,又转回头,面向钢琴慢慢阖上双眸。男人在等待的过程中顺势打量起他,这个仿生人做的十分好看,爆豪胜己不得不承认,他在购买家用服务型仿生人时只是为了有个人帮他做事,又或者说让他觉得自己不是一个人住在这么大的房子里的,而仿生人随传随到,没有指令它们就不会多嘴一句,于爆豪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它进入思考状态时睫毛微微轻颤着,在脸上投下一片阴影,鼻梁的高度小巧的鼻尖,薄薄的嘴唇有着十分好看的线条,脸颊还带着少年特有的圆润感。精致,爆豪胜己只能如此评价,同时不得不感叹科技的进步,朝夕相处有时他都会怀疑轰焦冻是不是个真正的人类,可他看到它冷冰冰地完成指令,毫无感情地与他对话,便又会将这个念头摁死在他脑海中的一块礁石上,但爆豪胜己仍然不愿意把它完全当作一个机器人对待,他甚至为它准备了卧室和睡衣,告诉它像人类一样正常起居——即使仿生人不需要睡眠。

  轰焦冻太阳穴上的led灯变成了黄色,这代表它正在思考,爆豪看着它顿了顿,再度开口提醒道:“去想想,你想去的地方,想要的东西……什么东西都可以,我要你弹奏属于你自己的曲子。”他说完,十分难得,他看到轰焦冻居然皱起了眉毛,它眉心紧蹙,手指不自然地缩了缩,它很认真地在思考,倒不如说是想要执行这一指令,可时间过了很久,钢琴也没有响起过。

  轰焦冻终于睁开了双眼,它抬头看向爆豪,与他对上视线,那波澜不惊的冰凉的异色双眸中,如今布满了委屈与困扰。仿生人头上的灯已然转变为蓝色,是无尽黑夜中小小的微光。

  “对不起,爆豪。我做不到。”

幼中是世界的宝物hshshshshs.
图力回来了那么一点点.

今天有好好听老师的话吗中也?
有啊.
那有好好听太宰的话吗?
有…有啦?///

考试摸的幼中.☆

忘了是什么时候的摸鱼了……给别人的人设.